不应期 帽子的故事(5.5)耽溺

,只是你没现。”

    小:“你他(赵斯蒙)有完没完了?赶快弄完来打将,琬这个傻把把给肚点。”

    肚:“呵呵,这个怎么这么有劲?他不是忙了么?”

    小:“午他俩(+宋)玩老师,把他(小蒙)给玩兴奋了呗。他他老NTR了,NTR本R。”

    赵斯蒙边还在练腰,边反驳道:“我R你,我又不是肚,我是快我家袁老师了……是不是,宝贝?”

    当着的面被男,这场景不能说习惯了吧,至少也不陌了,只是仍不能自洽。他们的语和羞让袁涵身阵阵紧缩,配赵斯蒙这问,脸烧成个红苹果。恨不得再也不抬起来了。

    肚女友啐了声:“反正都是群变态。”

    肚:“别呀,老婆,你被多少睡过我都你。”

    肚女友:“我也你,我你全家!”

    ·

    小厕所,回来给赵斯蒙股来了掌,问道:“用我给你拍照?拍个视频?”

    小蒙竟道:“不用不用,咱们得尊重袁老师,不能威胁家……家咱俩是真……是不,的?”边说,边用力向怼。

    他这话是有心还是无心,袁涵听不来,但心甚是多了些好感。

    小蒙来了两次,袁涵害怕的“起草”什么的,并没有;后面和宋斯剑也没有互,只是不经意神对,不知为何,充满了尴尬。次还要班,于是后半夜赵斯蒙送袁涵回家。副驾驶位,心莫名的有些空,不想想,找话问赵斯蒙道:“你和宋斯剑是多小的小?”

    小蒙:“小年级。”

    袁涵:“你怎么会和好朋友?”

    小蒙:“我什么样朋友都有,老子擅长就是朋友。”

    袁涵:“他不是富吧?那他为什么愿意和你这种起?”

    小蒙:“我哪种?呵!我有钱!他念书,从到留,都是老子钱,他当然和我起。”

    袁涵:“啊?”这节倒是袁涵没想到的。“那你为啥?……”

    小蒙:“因为我有钱啊,我又不差那点。本来我爸想让我好好念书,以后好他,但我是真不来,我就想,tm老子念不来,我就找会念书的起耍,顺便给我爹培养才储备。我给你讲,我所有的正经朋友,小剑是的,考试就没考过
【1】【2】【3】【4】【5】
o
地址发布邮箱:diyibanzhu@gmail.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