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之魔术快斗(17)

是这样的话,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凶手呢?」

    铃木脸懵的询问道。

    「因为他只不过是个背锅的而已!虽然现场看起来像是者抽了烟而去,但是仔细看的话他也吃了巧克力对吧?真要说的话也有可能是因为吃了渡边小姐的巧克力所以才会去不也说不定吗?」

    黑羽快斗呵呵笑道。

    「诶!」

    听到自己被怀疑为凶手,渡边好身子顿时颤,身子不禁害怕的开始畏缩起来。

    「就让我来解释直道不是凶手的理由吧!你们仔细看的烟蒂,烟和滤嘴分明显是被掰断剥离了对吧。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者之前抽的牌子都是没有滤嘴的烟,所以看着这烟的时候者就意识的将滤嘴给掰断扔掉了,所以者是不会抽到滤嘴的。因此者的并不是直道!」

    黑羽快斗皱了皱眉,解释道。

    「不愧是快斗君诶!居然能够现这么微小的细节,实在是太厉害了!」

    铃木子在旁犯着痴,脸痴的喊道。

    「子,稍微矜持点啊!」

    利兰副无奈却又习惯了的表,对铃木子说道。

    「既然直道不是凶手的话,那么凶手会是谁呢?」

    肌汉不禁疑惑。

    「啊!我知道了,因为者是因为吃了渡边小姐的巧克力而的,所以凶手就是渡边小姐因为她事先在巧克力,所以者吃了之后才会掉的。对吧?」

    铃木子突然声,手向渡边好脸严肃的认道。

    后如同乖巧的小猫般转过去看向黑羽快斗,等待着他的嘉奖。

    「看起来的确是这样!但也就这样了,渡边好小姐并不是者的凶手。真正的凶手其实是……」

    黑羽快斗缓缓的抬起手,随后向了某个

    众顺着黑羽快斗所的方向看去,后都了难以置信的表

    「苦索!不会吧!」

    利兰惊呼道。

    「不会有错!者皆川克彦的凶手就是你!皆川克彦的!就是你残忍了害了你的子!」

    黑羽快斗着她,脸凝重且严肃的喊道。

    「你!你在说什么啊?居然说我是凶手,那你说说看我到底是怎么他的啊?你说啊!」

    克彦身子颤,随后当即愤怒的进行了反驳。

    「既然你想要我说,那我便说,其实你压根……」

    黑羽快斗冷哼声,便开始了解释。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声进行了打断。

    「等!不管怎么说,这也太离谱了吧!不管怎么说,她可是克彦的怎么可能会自己的子呢?」

    肌汉不禁疑惑。

    「那可不定!这个世界子女,子女掉父的案例还少吗?更何况她根本不是者的。还有不要在我说话的时候嘴!」

    黑羽快斗冷冷的看了肌,没好气的说道。

    每次说话的时候都被嘴,黑羽快斗心是真的看这个脑简单达的肌汉不爽。

    「哦,了解。」

    迫于黑羽快斗带给自己的压力,肌汉当即闭了嘴

    「那么接来就继续吧!你者用的方很简单,那就是。你让者吃了有的食物,所以者才对去。」

    黑羽快斗说道。

    「哼!真是笑话,如果说是食物的话,那么其他也都吃了我的食物。不其他,哪怕是你也吃了,那么为什么你还有其他都没有呢?」

    克彦质问道。

    「是!我们的确吃了你的食物没错!但是克彦貌似忘记吃了,我想家应该都还没忘记吧?」

    黑羽快斗呵呵笑道。

    「忘记吃了?」

    柯南略微思索了番,随后惊道:「soga!是糕啊!所有都吃了糕,但是唯者没有吃过糕。而且再加她先前那奇怪的举的话,那么凶手毫无疑问就是她没错了!」

    柯南在此刻终于想通了所有的切,同时也对黑羽快斗的推理能力感到惊讶。

    他万万没有想到仔细查看了现场后,黑羽快斗就已经推测了凶手的真实身份,这前后的时间,恐怕连分钟都没有吧?这破案也太快了!「我知道了!是糕对吧!因为那个哥哥不喜欢吃甜食,所以唯他没有吃糕。」

    柯南常卖萌,说了关键信息。

    「唔!」

    克彦听到这个词,面顿时僵。

    额不禁冒了几滴冷汗。

    「没错!就是糕,你事先在咖啡,然后在有放了解剂。所以吃了糕的都没有,而偏偏没有吃糕的皆川克彦就这样掉了。」

    黑羽快斗点了点,认同了柯南的说

    「这只不过是巧而已,真要说的话,克彦是吃了渡边小姐的巧克力之后才的不是吗?所以,她的嫌疑才
【1】【2】【3】【4】【5】【6】【7】【8】【9】
o
地址发布邮箱:diyibanzhu@gmail.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