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11)

的关键就是这万块钱如何定

    如果司咬是给予的酬劳而不是丈的奖金,那林月明摊的事就了。

    除了违规,初步审查检查院并没有给其他明确的定,只是把林月明放了回来,但单位因此对林月明的停职的决定。

    这万块钱就像把悬在自己的剑,剑落来是,但林月明觉得,剑悬而落或许才是这个谋的者想要达到的目的。

    但者是谁?林月明开始对于可能涉及的个个琢磨,只到想到了的名字,林月明的身体不仅哆嗦起来,如果是他......这个周末女兴兴的从校回来,平时华曼彤知道父忙,很少跟父有联系,但这次几没有父的信息电话也让华曼彤感到有些蹊跷,于是周末回来见到林月明就问父去哪了,林月明时心,不敢告诉华曼彤真相,只能撒谎说父差去了,不方便跟她联系。

    华曼彤果真信了,个涉世深的准毕业会想得到其实这个世界的都是霾。

    华曼彤这次周末回家本来决定要跟父商量毕业后的去向,然后决定把自己跟叶岸恋的事告诉父

    「.....。」

    华曼彤言又止,华曼彤知道父肯定不会同意自己找个区县来的男朋友,门不当户不对,虽说现在年轻已经没有这样的观念,但在父,婚姻其实就是门当户对的名词。

    华曼彤已经好了给父长期思想工作的准备。

    「彤彤,你好像有什么事要说?快毕业了,事多,有什么事就跟商量。你服装设计的,你说毕业后想开个工作室,你爸已经答应拿笔钱来给你创业,不会计划有什么变化吧?」

    林月明尽量保持着绪的稳定,于是微笑着对华曼彤说道。

    「嗯嗯,当然没有改变!」

    华曼彤报之以女的娇嗔。

    「其实我跟你爸更想送你去留。」

    林月明与丈送女的计划几次都被华曼彤拒绝了,但现在林月明抱着希望试图劝说华曼彤能改变想

    「我就不去了,或者以后再说!」

    华曼彤拒绝父送自己的唯顾虑就是叶岸,华曼彤知道自己走,与叶岸之间也许就没有来了。

    离开叶岸,对于现在的华曼彤是毫都无忍受,「,今我是想告诉你个重
【1】【2】【3】【4】
o
地址发布邮箱:diyibanzhu@gmail.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