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太坏了,居然要求我晚表演才答应给我拔塞,憋急了的我赶紧答应了,这时个男拿来个桶,要我把啤酒喷在面,会喝去,我把肥凑过去,股有力的液体喷了来。桶面的刺跳还在震着,黑汉牵着我来到桶边,命令道:给爷喝去!我跪趴着开始喝刚刚从我的液体,把桶净!否则再给你灌两瓶啤酒!我加快了喝啤酒的速度,很快啤酒见底了,我努力的把探进桶底,仔细的着,直到完全净。

    男们看着把埋进桶撅、双手反缚的胴体,又次激起他们的望,根根起的开始了对我又污,我的被强按在桶,忍受着根根带给我的刺激和,深埋在桶的我阵阵销魂又低沉的的浓浓的液注满。无论是被肏翻的屄还是收缩的腚,都有男液汩汩的涌,男泄够了,该畜场了。

    我知道今夜的重戏在后面,个看似忠厚的工开始联系寻找,我不安被他们捆吊在蒂及都被跳袭击着,或塞入、或粘牢,来自各个部位的刺激袭扰着我,男用我的状黑袜把我屄及屄液擦净,将被液沁透的袜塞入我的嘴,并用细绳把我的嘴勒住,们终于商量好了,他们脚的解的我,命令我自己爬进,我只能顺从的钻进拘束我自由的笼子,接着个个金闪闪的小锁咔嚓咔嚓开始把我和笼连接起来,我又变成贴底、肥撅的姿势,反捆的手臂早就木了,漉漉的袜带着男特有的腥臊味封堵着我的嘴。

    我被男们抬了屋子,笼被抬,他们居然连笼子都不盖,直接就往外骑,当时也就是12点左右,街还有稀稀拉拉的行,我急的直用撞笼子,表达我的不安。

    男们却笑着说:“屄是不是又痒了?会你会满你的!”

    “别他了!爷们知道你给你找了两个。保肏瘫你这个货!!!”

    说真的,尽管我被老板培养成畜后,被迫或愿被很多男过,但被真正的玩弄还没有过,我很怕,但被他们捆绑劫持着,又不敢拒绝。老板命令我无条服从工的要求,除非他们弄我,否则不能反抗和拒绝。其实被他们弄成这样,我早就被糟蹋的浑身无力无从反抗了,何况绳、笼还紧紧禁锢着我的身体。想到自己就要沦为畜的泄,我忽然涌起种认命的感觉,反正这样了,试试畜也好,我索,任路的行福吧。

    行驶在午夜的街,谁能想到车的笼子的竟然是个被紧紧捆绑的娇媚女体?但这种的刺激还是让我感到前所有的刺激,在跳的辅助,我又了,不争气的液洒满,我在男们的哄笑满脸红的把得更低……

    驶进了个小院子,男们把我连同起抬进屋子,打开锁,让被捆绑得几乎木的我从笼子钻了来,张满脸笑的脸让我不安起来,竟然是趣用品店的老板!他手牵着两只黑的体形硕的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吓得开始颤抖起来,怎么也站不起来,跪趴着的体哆嗦着,股不争气的不知是还是液在股间不断滴撒来,我嘴呜呜着,不停的满是恐惧和哀求,不断给屋子的男求饶,似乎对我起了兴趣,努力的向我靠拢着,的热气我都感觉得到。

    看到我的哀求,工说:“要不算了吧,别把她肏坏了,没给老板。”

    他的话可能说家的心事,趣店老板演的好戏要泡汤,开始挑唆工们,“没事,我的是经过训练的,肏不坏的,肏回,准让她!实在不行,就先让只先玩弄她?”

    说:“要不咱们请示老板秘书吧?”

    家连声说好,于是老板秘书王*的电话接通了,说明况后,王*说要请示老板。不会,老板电话打过了了,按了免提,老板先是问家对他的礼物满意与否,家都说很刺激,壮着胆子说想让我,还说是我答应了。

    老板说让我接电话,男们赶紧解开勒我嘴的细绳,掏满是液的袜,在个凶狠的目注视,我怯怯的对老板说:“老板好,在这呢。”

    “你个货是答应他们让肏你了吗?”老板严厉的问询让我不寒而栗。

    我沉默了

    “快说!屄玩意!”

    我刚想解释,看到双凶狠的睛在盯着我,趣店老板手也在盯着我,只离我近的狼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用它猩红的舐我的,啪嗒啪嗒,屄的声音在静谧的屋子显得格外清晰,我呼开始厚重起来,极力压抑着想的冲

    电话那的老板似乎听了异样,吩咐他们:“你们听好了,给我狠狠招呼这!!肏他也没事!听明没有?!!”

    他们赶忙答应,老板挂了电话,我的心跌入谷底,完了,等待
【1】【2】【3】【4】【5】【6】【7】【8】【9】
o
地址发布邮箱:diyibanzhu@gmail.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路陪伴…感谢有你】